首頁
1
新知與新聞
2
法律小常識
3
警廣專訪題目:離婚後,未成年子女之親權酌定 4
沛然律師事務所歡迎您加入~~~ 有任何的法律問題,請來電或來信諮詢,我們會熱誠地為您服務!

警廣題目:離婚後,未成年子女之親權酌定

l  大綱:

一、      親權與監護權並不相同

二、      夫妻可以於協議離婚時,討論雙方如何行使對於未成年子女之親權,依照民法1055條第1項規定,可以協議由單方行使親權或是雙方共同行使親權並選出主要照顧者。

三、      如果夫妻雙方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者,可以向法院聲請酌定親權。那法院酌定親權之依據是如何?是不是經濟能力比較好的一方一定會取得親權呢?

四、      親權之歸屬確定之後,配偶一直阻撓我看小孩怎麼辦?可以依照民法之規定聲請改定:

五、      離婚後父母對未成年子女還有扶養義務嗎?在單獨親權行使由父或母之一方擔任者,他方是否對未成年子女還有扶養義務?

l  內文:

一、  親權與監護權是否不相同呢?

實務上許多人會混淆親權與監護權之概念,依照民法規定,夫妻雙方離婚時,如果有未滿20歲的子女(即未成年子女),應由何人負責教養、照顧,法律上我們會認為這屬於「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民法第1055條第1項規定參照),也稱為「親權」。

而「監護權」則在民法第1091條有規定。

民法第1091條規定:「未成年人無父母,或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其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時,應置監護人。但未成年人已結婚者,不在此限。」所謂「未成年無父母」,就是孩子的父母雙亡或皆受死亡宣告;「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其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亦即父母雙方在行使親權時,有事實上或法律上不能之情事而言,事實上不能是指說父母都在監等,實際上無法照護未成年子女;法律上不能則是父母因違反民法第1090條被停止親權等事由。如果父母有一方還健在,也無被停止親權的事由,父母以外之人不能擔任未成年子女的監護人。 

二、  夫妻可以於協議離婚時,討論雙方如何行使對於未成年子女之親權,依照民法1055條第1項規定,可以協議由單方行使親權或是雙方共同行使親權並選出主要照顧者。

  • 只是雙方共同行使親權,也容易造成意見不合的父母因孩子的照顧、教養之事情產生紛爭,所以須特別注意。

三、  如果夫妻雙方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者,可以向法院聲請酌定親權。那法院酌定親權之依據是如何?是不是經濟能力比較好的一方一定會取得親權呢?

(一)   首先法院會依照民法第1055-1條規定,為親權酌定之裁判時,依子女之最佳利益,審酌一切情狀,一、子女之年齡、性別、人數及健康情形。二、子女之意願及人格發展之需要。三、父母之年齡、職業、品行、健康情形、經濟能力及生活狀況。四、父母保護教養子女之意願及態度。

五、父母子女間或未成年子女與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感情狀況。六、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七、各族群之傳統習俗、文化及價值觀。

  • 到底何謂子女之最佳利益呢

答:法務部曾召開會議,並且提出以下之原則用來闡釋何謂子女最佳利益:

1. 幼兒從母原則:嬰幼兒比較需要母性之養育所以針對嬰幼兒個案,通常優先以母親為親權人。

2. 自主判斷-子女意思尊重原則:尊重子女之自主意思。

3. 安定為上-現狀維持原則:以尊重未成年子女目前狀況決定其親權人,如果父母分離,是由父親照顧小孩,法院會認為基於現狀維持原則,給予較多之肯定

4. 手足不分離原則:年幼子女有數人,盡可能讓兄弟姊妹判定為同一親權人,使其共同生活。

5. 養的大過天-主要養育者原則:誰係子女之照顧者,給予積極評價。

6. 父母適性比較衡量原則:法院會比較下列資訊即身體與性格、經濟能力、心理狀況,並再審酌意願與動機、支持系統評估、照顧情形評估。

  • 經濟能力不是一切,法院會認為照顧能力、支持系統越完善者越適合擔任親權人,如果有些母親很會照顧孩子,只是經濟能力較不及於父親,法院可能也會判父親支付扶養費用給母親並用母親照顧。

7. 善意父母原則︰注意102年修法增訂善意父母原則,修正理由認為,有鑑於父母親在親權酌定事件中,往往扮演互相爭奪之角色,因此有時會以不當之爭取行為(例如:訴訟前或訴訟中隱匿子女、將子女拐帶出國、不告知未成年子女所在等行為),獲得與子女共同相處之機會,以符合所謂繼續性原則,故增列第一項第六款規定,供法院審酌評估父母何方較為善意,以作為親權所屬之判斷依據。即親權判定增加了「友善父母條款」,強調為了維護子女最佳利益,父母雙方均應該讓孩子與未同住一方維持密切聯繫並保持良好互動關係,若其中一方有阻礙或禁止孩子與他方聯繫互動的行為,將會影響監護權判定結果。

(二)   上開子女最佳利益之審酌,法院除得參考社工人員之訪視報告家事調查官之調查報告外,並得依囑託警察機關、稅捐機關、金融機構、學校及其他有關機關、團體或具有相關專業知識之適當人士就特定事項調查之結果認定之。(例如請求鑑定機關鑑定如何酌定會面交往之方式等等)

(三)   以下是關於親權酌定之法院判決:

  1. 原告主張:兩造於民國97年結婚,並育有2名子女,惟兩造婚後因個性不合,時常發生爭吵,嗣被告於45年前獨自前往國外經商後,至今均未返家與原告及子女共同生活,且最近23年亦未負擔家庭生活費用,更失去聯絡,以致2名未成年子女之生活費用均由原告一肩扛起,是被告所為顯係惡意遺棄原告在繼續狀態中,為此依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5款之規定訴請判決准予兩造離婚等語,並聲明:(1)請准原告與被告離婚。(2)兩造所生之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原告單獨任之。(3)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2. 法院認為:參酌上開訪視報告意見,認原告經濟能力、支持系統尚稱穩定,具有基本之親職能力及教養能力,且二名未成年子女長期以來皆與原告及原告親屬共同生活,近年來皆由原告親自加以照顧,彼此間已建立親密之依附關係,並無明顯照護不當之處,堪認原告應有足夠之能力單獨監護、扶養二名未成年子女。反觀被告自99年間出境後,即未曾與未成年子女有任何聯繫,近年更未曾給付扶養費用,父女關係嚴重疏離,顯難期待其日後負起保護教養二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原告單獨為親權之行使,爰判決如主文第2項所示。
  • 親權之歸屬確定之後,配偶一直阻撓我看小孩怎麼辦?可以依照民法之規定聲請改定:
  1. 民法第1055條第2項規定,前項協議不利於子女者,法院得依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或依職權為子女之利益改定之。
  2. 民法第1055條第3項規定,行使、負擔權利義務之一方未盡保護教養之義務或對未成年子女有不利之情事者,他方、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為子女之利益,請求法院改定之。
  3. 這邊分享一則新聞(聯合新聞網),黃姓男子前年和妻子離異後,負責照料女兒,卻不斷向女兒醜化前妻,婦人屢屢探視女兒遭拒,一狀告上法院,女童討厭媽媽、卻說不出理由,社工追問她才道出:「爸爸教的!」桃院法官認為父母不該教孩子仇恨,已失職,裁定剝奪黃男的監護權。
  4. 原告在本件主張為,兩造前為夫妻關係,於婚姻關係中育有2名未成年子女,兩造於101831日兩願離婚,並約定2名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行使及負擔由兩造共同任之。嗣於102628日就未成年子女之探視方式成立和解。然相對人於和解成立後,仍拒絕或藉詞推拖,甚至拒絕聯絡,完全不遵守和解筆錄之內容讓聲請人有機會與2名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更剝奪2名未成年子女與聲請人會面交往之權利。而相對人竟聲請改定2名未成年人之監護人,並經102年度家親聲401號裁定認2名未成年子女之監護人應由兩造共同任之,而子女探視方式,既經兩造成立和解筆錄,則無另予酌定之必要。詎料,相對人竟仍不遵守前開裁定之內容,仍不給予聲請人與簡岑睿、簡禕岑會面交往,更甚而拒絕聲請人之電話聯繫,實已違反善意父母原則。
  5. 法院判決認為:親權歸屬之結論:1.經查,經濟部分,兩造皆有穩定正當之工作,聲請人每月收入約為5萬,相對人每月收入為7萬至12萬,兩造皆能給予未成年子女一般生活之水平,具備基本經濟能力。親職能力部分,104729日及730日到院會談,兩造皆能詳述未成年子女之個性、興趣、好惡與健康情狀,且兩造之陳述大致相符,對未成年子女之生活情形與身心狀況皆能掌握,另觀10485日實地訪視及94日會面交往之親子互動狀況,兩造皆具備照顧未成年子女之基本能力。2. 凡此,均足認相對人離婚後因未跳脫與聲請人過去婚姻感情上之不愉快經驗,加上對於聲請人交往異性之敵意,俱轉化為相對人以隔離子女與聲請人會面交往之方式,遂行其一己意氣之爭及情緒之宣洩,而渾然不知已經造成子女心理之不安全感及對人性之懷疑,有損未成年子女身心發展之最佳利益,倘若繼續由相對人單獨行使、負擔2名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將不利聲請人日後與未成年子女穩定進行會面交往,並因相對人不斷醜化聲請人之形象,恐將造成2名未成年子女感情依附、人格形塑及身心發展之重大危害,自與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未合(:

有違善意父母原則)反觀,聲請人之身心狀況、親職能力及居住環境等條件由社工訪視報告及家事調查官調查報告以觀,均無不佳之處,其本身亦有強烈監護之意願,堪認聲請人應有能力提供未成年子女簡岑睿、簡禕岑身心健全之成長環境。本院審酌一切情狀,認兩造之未成年子女簡岑睿、簡禕岑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應改由聲請人任之,應較符合2名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爰裁定如主文第1項所示,而相對人反請求所主張之改定由其單獨擔任親權行使者則無理由,另駁回相對人反請求之聲請。

  • 離婚後父母對未成年子女還有扶養義務嗎?在單獨親權行使由父或母之一方擔任者,他方是否對未成年子女還有扶養義務?

法律依據:民法第1116條之2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不因結婚經撤銷或離婚而受影響。

亦即,父母離婚所消滅的是婚姻關係,而父母與子女間的身分關係並不會因此消滅,所以即便小孩給爸爸或給媽媽單獨行使親權,爸爸媽媽對小孩的扶養義務也不會因為離婚就消滅。

換言之,酌定親權之一方仍可以向未酌定親權之一方請求扶養費。

l  法條:

民法第1055

(離婚未成年子女保護教養之權義及變更)

I.夫妻離婚者,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依協議由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者,法院得依夫妻之一方、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或依職權酌定之。

II.前項協議不利於子女者,法院得依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或依職權為子女之利益改定之。

III.行使、負擔權利義務之一方未盡保護教養之義務或對未成年子女有不利之情事者,他方、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得為子女之利益,請求法院改定之。

IV.前三項情形,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為子女之利益酌定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內容及方法。

V. 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為未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之一方酌定其與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及期間。但其會面交往有妨害子女之利益者,法院得依請求或依職權變更之。

 

民法第1055-1

I.法院為前條裁判時,應依子女之最佳利益,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

一、子女之年齡、性別、人數及健康情形。

二、子女之意願及人格發展之需要。

三、父母之年齡、職業、品行、健康情形、經濟能力及生活狀況。四、父母保護教養子女之意願及態度。

五、父母子女間或未成年子女與其他共同生活之人間之感情狀況。六、父母之一方是否有妨礙他方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之行為。

七、各族群之傳統習俗、文化及價值觀。

II.前項子女最佳利益之審酌,法院除得參考社工人員之訪視報告或家事調查官之調查報告外,並得依囑託警察機關、稅捐機關、金融機構、學校及其他有關機關、團體或具有相關專業知識之適當人士就特定事項調查之結果認定之。

民法第1055-2

父母均不適合行使權利時,法院應依子女之最佳利益並審酌前條各款事項,選定適當之人為子女之監護人,並指定監護之方法、命其父母負擔扶養費用及其方式。